武汉疫情的官场现形记和众生相

2020年2月1日19:37:59 |发布: 小陌 |浏览:

本文转自:世人謂我恋长安 鹿人七千微信公众号,2020年2月1日,原文标题《对不起,这次一个在武汉念书的湖北人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鹿人七千曾经为说出真相付出过巨大代价,但现在我想问,那么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在这起疫情中,我们看到了英雄,也看到了狗熊;看到了清官,也看到了庸官;看到了各路妖魔鬼怪现行,也看到了各路牛鬼蛇神....
现在我们14亿全国人民都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这篇文章实在敏感,我也想过了结局,或被删文,或被封号,但我犹豫了会还是发出来了。

这就是说真话的代价吧。
我王桉宇愿赌服输。

为苍生说话,是我始终不变写字的初衷。


虽千万人吾往矣!


01

1 月 31 日晚,微博热搜爆了。

这消息一出,网友疯狂抢购双黄连,就连双黄莲蓉月饼也很快卖断货。
但是网友可能没读懂抑制的含义,抑制是通过药物来控制病毒复制的各个环节,来达到控制病情的效果。

它不起预防作用,身体里没有病毒没被感染,买那东西也没啥用。
甚至它是否真的起抑制作用都有待考究!
丁香医生原文说道:

「目前,双黄连口服液已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开展临床研究。」
丁香医生敲黑板了,请问现在是「第几步」?
答案是:开始做临床试验。
目前,没有足够的公开数据能证明它在人体中「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但神奇的是这样的热搜竟然爆了。
其实,我懂老百姓的恐慌,在人人自危之际拼命去抓一根救命稻草。
我唯一想不通的就是,印象里药物被论证可以流入市场,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两个月的临床试验,再加批准审核最快也要3个月才能上市啊。

但这次的冠状病毒发现才一个多月,毒株才分离出来两天,就证明双黄连有效了?
我能理解政府的苦衷,在这段漫长又灰暗的时光里,我们老百姓太需要一些好消息支撑下去了。
但是,这样一眼就可以判断假消息的“好消息”不要也罢。
弱弱问一句,这爆掉的热搜是不是湖北红10字会和武汉慈善总会丑闻的挡箭牌?
不急,后面我会细细扒皮。

这几天中国发生太多太多荒唐事了。

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我们才得知,这不是一场天灾,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人祸。

此刻,我已经不忍心把感染人数,死亡人数,牺牲人数写出来了。
是啊,我们老百姓丢掉的不过是性命,他们丢的可是乌纱帽啊。
我知道现在你有很多很多疑问想问武汉想问湖北,我和你一样,我躺了一宿也没有想明白吃蝙蝠的那些人到底想补什么,我刷了几天几夜新闻也没搞懂那些官员那些机构每天到底要干嘛。
我懂你的愤怒,我作为一个在武汉念了三年书的湖北人比你还要愤怒。

其实,这篇文章,我作为一个湖北人,其实很早很早就想写了。

真的。
可每当落笔时,这时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忍住,以大局为重,别动乱军心。
我是真的好难好难啊。
因为一个星期前有一件非常关键的事——
世界卫生组织正在考虑是否将中国疫情列入全球突发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很多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旦我们中国被列入“疫区”,经济严重受损,贸易受到明显冲击...这切实关乎我们每一个国民的发展和生计。
我看到很多很多人都在呼吁转发,都在奔走相告,都在说别造谣别传谣,都在祈祷我们中国千万千万不要被列入“疫区”。


可能里面言论过于夸张,但对中国而言确实是巨大打击

说实话,每次国难当头,看到我们国人那么团结,那么有担当,那么有血性,我真的好感动啊。
感动之余是心疼。
我们中国老百姓那么拼命那么懂事,哪怕知道某些地方可能数据不真实不准确,哪怕知道疫情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但还是一句“国家有难处有苦衷,熬过去就好了。”
但遗憾的是,这第一战我们还是输了。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
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是自《国际卫生条例(2005)》生效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的六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对中国影响有多大,我不便多言。

但这起席卷整个中国的疫情对武汉这座城市形象的打击有多大每个人都清楚,现在已经从谈“武”色变到了谈“鄂”色变的地步。

谁是民族谁是历史的罪人?
每个人心里都有答案。 但是我知道,后面那一战,我们绝对不可以再输了——
尽快控制疫情直至消灭。

有时候,我迟疑还是不写算了吧,还是不骂庸官了,不给国家添麻烦了,等疫情结束后再秋后算账吧,现在首要任务是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共抗疫情。

但是事到如今,我看了太多太多关于湖北疫情荒诞至极的新闻,我知道我要站出来为全国人民说话了。
我才醒悟,如果现在我还不写这篇文章,最大的受害者还是祖国和人民啊。




02

所有一切要从一起造谣事件说起。

2019年12月30日,武汉8位市民率先在社交媒体公布了疫情最初的信息。
2019年12月31日,公安机关先后对8名医生依法查处,被冠以“造谣者”的名义。


后来,你知道了,型冠状病毒席卷整个中国。
1月28号,最高人民法院为他们平反。


最高人民法院非常惋惜地说: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可能是一件幸事。”
可惜没有如果。

值得一提的是,这8位市民身份几乎都是医学专业人士,但通报中却只字未提,没有人知道官方是出于什么心态隐瞒这一重要信息。
做错了,就要认错,可是让某些地方政府认错真的好难啊!
最高法表态1天后,1月29日武汉警方发布通报,从依法查处绝不姑息改口成教育批评:

写到这,我想起一则寓言故事:

山上有只东北虎,看到的人说山上有只华南虎,让大家别上山,结果被捉了,说他们造谣,山上根本没老虎。
后来很多人在山上被老虎咬死了,又强调那几个造谣的没说准是东北虎还是华南虎。
殊不知,说山上无虎,造成大量的伤亡,才是恐慌之源,才是最大的造谣。


现在我想问一句,那些说“可防可控”,“没有发现人传人”的专家和官员算不算为保乌纱帽的造谣者?
今天,我得到消息是,那8位“造谣者”目前有的还战斗在武汉抗疫斗争的第一线。

有点儿想哭。


03
一开始武汉的骚操作我们看不懂就算了,但是大湖北后续一系列的迷之操作,举国哗然,简直刷新国人三观。
很多专家说疫情在武汉爆发,但它是有机会阻止疫情向全国蔓延的。

我们一起来捋一下时间线:
12月8日,出现第一例武汉肺炎患者。
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对一些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不实信息进行了调查,8人因散布“谣言”,被依法处理。
1月11日,武汉病毒性肺炎出现1例死亡病。

1月12日,世卫组织将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1月16日,武汉卫健委通报,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无新增肺炎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行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
1月22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在公共场所实施佩戴口罩有关措施的通告。

1月23日,武汉市发布交通封城的通告。

从以上信息我们可以总结出:
12月8日到1月10日,武汉空白。
1月20日到1月22日,防控全面升级后2天,武汉才开始号召市民戴口罩。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SARS大约用了四个月,确诊患者人数才超过1000。但从武汉市卫健委首次披露疫情至今,不过25天,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1000。
是谁耽误了武汉?
又是谁耽误了中国?
2020年2月1号9点20,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全国确诊病例已达到9811例。

9天前,也就是1月22号,湖北省确诊病例270例。

但在疫情已经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武汉没有采取最有效防止疫情扩散的“封城”措施。直到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市才发布交通“封城”的通告。

没有人清楚在这之前走出去多少感染者,那些人最终又流向何方。

1月26日深夜,一条新闻出来,全中国都炸锅了。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称愿革职以谢天下。
他原话是:
“我们把门关了,有可能把疾病关在城内,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但只要是有利于疾病的控制、有利于人民生命安全、马国强同志和我,承担什么责任都可以,因为关门,最后说要问责,说人民群众有意见,我们愿意革职以谢天下。”


其实马市长啊,你压根就没有搞清楚我们百姓的愤怒点,一个正常的武汉人是不会怪你关门的,相反我们怪你关得太晚了。
我在武汉念大学,武汉是23号“封城”,那时候我已经回咸宁老家了,我相信那时候85%的大学生都放假回家了。
但是我姐在武汉一直没有回家,她原话是“能理解,听政府的。
这起疫情,从武汉蔓延到全国,14亿国人都是受害者。这个年大家都没有过好,国人几乎都足不出户,为什么武汉人民群众就有意见呢?
1月18日,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举办了年味十足的“万家宴”。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回应称,百步亭社区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万家宴活动,是基于之前对这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

1月20日钟南山宣布出现新型肺炎出现人传人现象,同一天武汉市政府派发20万张旅游优惠券。
1月21日省领导观看文艺汇演。


中国人已无话可说,武汉好像每一步都走得步步惊心。
武汉这段时间物资紧缺,有的甚至连防护服、护目镜都没有了。


没关系,那就用塑料袋套上,做成面罩,就是隔离

医院人满为患。

但1月23日,湖北省长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表示:


23号晚间《新闻1+1》节目中,央视白岩松,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武汉市当下最真实的情况:
武汉的医疗系统已经长期超负荷运转,紧缺各种必须的防护装备,不仅病患得不到有效的医治,连医护人员都已经面临极大的染病风险。
让我们愤怒的是,由于各种客观和人为原因,这场搏杀竟然如此的惨烈和悲壮。


湖北省作为疫情最严重的省份,是什么时候启动一级响应的呢?

浙江、广东、湖南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时,湖北仍为二级。

什么时候才启动一级响应呢?
大年30。
是的,你没听错,大年30。
主帅无能,累死三军。


04

在这场疫情中,湖北防疫从省到市到县到镇都有各种问题。
过年时我家族群里有人发来这样一张图片。

都严重到这个地步了,他们还在打牌,戴着口罩打扑克!
没有人管。
我家乡这边,大年初三才有人来宣传不准走亲访友不准办酒席,都大年初三了啊。

看看河南省是怎么做的。
作为一个湖北人,我是真的很羡慕河南人。

疫情以来河南各级电视台从早到晚直播疫情信息,轮番播放,同时提醒市民哪里的便民服务点可以免费领口罩,怎么预防病毒。

你知道河南是什么时候开始实行交通停运的吗?



2019年12月底。


武汉作为疫情中心城市,2020年1月23日10时才开始执行交通停运封锁。

顿时肃然起敬。
河南省防控肺炎的宣传工作,不仅做到了基层农村,还落实得妥妥当当。

首先横幅挂起,村村土土的味道扑面而来。

村医定点上门统计体温,时刻关注村里的风吹草动。


在河南农村,你们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肺炎防范意识一点都不差,甚至比某些城市还要好。

村里广播,也是劝大家:



有在武汉的,尽量不要回来, 在哪里过年都是过年。


对于坚持要回家的朋友,河南省的同学用一句响亮口号就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带病回村,不肖子孙。


如果经过排查,确认是武汉回来的,立马在门口贴上横幅提醒村民:

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



看到上面的横幅,哪个村民不绕道走?
说实话,我是笑着写完河南那些土味又硬核的防疫措施。
但写完后鼻子是酸的。

因为这些我大湖北没有,或者说我所处的大湖北没有。

但你去河南省走一圈,你可以明显感觉到,无论是河南省当地部门,还是当地群众,大家都实打实地在预防肺炎,没有一丁点敷衍。
现在我家里,特别害怕。
群里各种消息满天飞,谁谁感染了,谁谁被拉去武汉治病了,特别恐慌,真的。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全熬过去。


05 
我一直都以为,这起疫情发展成这样所有根源都是武汉是湖北防疫不力导致的。

我发现自己还是太真了。
1月29日由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45名医学专家在国际顶级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
这篇论文通过对最早的425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数据分析,得出结论认为:
在2019年12月中旬以来,病毒已经在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人际传播。
全中国都怒了!
所以,是否可以合理推测中国疾控中心在疫情早期隐瞒了这些致命信息?


因为隐瞒导致公众误判,导致病情席卷中国!
冯子健的辩解是,数据是在23号才拿到的。
现在草民想代表全国人民十问冯子健先生:

01:你口口声声说是23号才拿到的数据,敢不敢公布投稿时间?真问心无愧,把24号柳叶刀和29号新英格兰的两篇论文投稿日期发出来。对了,数据获得日期也向全中国披露,你敢不敢?
02:论文中1月4日数据R0值为2.2,1月11日7名医务人员感染,且证明有大量非接触海鲜市场感染者。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为什么隐瞒十几天拖到20日才公布?
03:论文作者里有香港大学研究人员参与,而香港政府面对疫情采取一系列很超前的措施,请问是否可以合理推测香港政府那边早已知道消息并且提前做了预防?
04:你们为什么要等钟南山去武汉之后才发布人传人的信息?我们是不是能以小人之心推测你们是否存在为了数据独有性以及论文时效性隐瞒信息而抓紧时间将论文发在国际顶级期刊上?不顾国人生死,只为给自己贴金。
05:你们2020.1.29那篇文章我暂且不提,但是2020.1.24那篇发布在柳叶刀的论文,作者全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依据2020.1.11之前的数据,已经明确会人传人。但是依旧向公众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为什么啊?
06:李文亮医生12月30日因称“确定了是冠状病毒感染⋯⋯”被视为造谣遭警方训诫。高主任1月1日如何得出结论称与传染性极强的SARS同源的新病毒不会人传人?截止1月11日七名医护人员被感染,1月15日“人传人风险极低”结论合理吗?
07:公开报道中,南都对李文亮医生的采访可知,10号即发生了医护人员感染这件事(李医生进了重症)(论文显示7号就有了医护人员感染),而文中提到专家居然“未有明确证据”。这是渎职还是瞒报?
08:浙江大学王立铭教授是第一位炮轰中国疾控中心的业内人士,30日晚间他用“出离愤怒”等严厉措辞指责这个最新论文是“明白无误的证据”,“新冠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的隐瞒了”,请问你作何解释?
09:你们解释出于谨慎做出了“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这叫保守?这叫谨慎?为了防止疫情可能扩散,保守、谨慎的做法难道不是应象钟南山那样发布“存在人传人”的最坏可能性吗?疾控领域里谨慎和保守的意思,难道不是作可能范围内较坏的打算吗?你怎么可以把怕担责任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哪怕外松内紧我也表示可以接受,百姓确实不是有必要瞬间知道疫情动态。但是政府得有行动,要有所作为,至少也得让我们做好防护啊,整整20天,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需要防护的预警。
10:现在国人谴责你们中国疾控中心掌握早期的详细数据,却没能作出有效反映,以致于错失了至少两周的宝贵时间,导致疫情从武汉向国内省市和全球扩散。如果属实,请问你们打算承担什么后果?
希望你能一一回应,正面回答全中国14亿人关心的问题,谢谢。
中国疾控中心的风波还没过去,湖北红10字会和武汉慈善总会又来作妖了。


武汉慈善总会前几天收到了5个多亿的捐赠,结果一分钱没给抗疫一线医务人员用上。
你是打算套利息钱生钱吗?

接着一顿操作猛如虎,把口罩发给莆田系医院
一家爱心企业向湖北省10字基金会捐赠了3.6万个KN95口罩,却被“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拿走了16000个,天佑医院拿走16000个。


武汉仁爱医院院长表示接受捐赠的口罩已经用了1.2万个
我想了一夜也没明白一个莆田系医院要那么多口罩干嘛?该医院发热门诊压根就没接诊啊。
中国人心都凉了。
我数学不好,掰手指算了算。

16000+16000=32000
36000—32000=4000
我就当你是傻逼吧,那么还有4000个口罩去哪了?
对不起,搞不清楚。
不但数量对不上,红10会在登记的时候,还把KN95写成了N95。


由于湖北红10字会胡作非为,现在武汉协和医院仍然在请求社会救援。
一些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身上“穿”垃圾袋,有的亲自缝制口罩....


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可是我没有枪。


看得实在心疼又荒诞。

人民日报都看不过去转发了,还掷地有声质问:
究竟是物资紧缺,还是分配环节出现问题?”

昨天,微博上一个网友发出疑问,十几万人呼应:


全国都买不到防护用品,工厂都在给湖北赶工。
全球都买不到防护用品,都被华人扫货发去湖北。
湖北的医护人员还没有防护用品,他妈是湖北上空有黑洞吗?


1月27日,有网友询问红会,自己捐给一家医院的口罩,医院怎么还没收到?
红会回应:“物资太多没办法找。”


现在,湖北红10字会已经变成黑10字会了,已经完全完全没有任何公信力可言了。
一次又一次出问题,国家忍无可忍。
最终,一向以诛贪官斩污官吏著称的官媒侠客岛都忍不住了:


可是,在中国不是所有慈善都这么胡来的!

韩红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做慈善之后最大的经验就是一定要亲手把钱给受助者,并且明白“原来即便是一包方便面也可以公示”。

请问你们湖北红10字会和武汉慈善总会敢不敢把每一笔钱的去处以及用在何处向全国人民公示?

你们敢不敢?
那么多钱,那么多物资到底去哪了?

那些全是我们老百姓一分一分攒起来的血汗钱啊,是我们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心系祖国捐给武汉捐给湖北的血汗钱啊,你们把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可怜了我们国人一点心意啊。
我不想说了,请中央巡视组赶快去查查吧!

韩红爱心基金会目前共筹善款人民币11426267.32元,以及各种物资。
2天时间,1千多万善款。
基金会还有一处让我非常感动的细节,韩红的支援覆盖范围不仅包括武汉,也包含湖北很多疫情严重的市县,里面就有我的家乡咸宁。

这说明韩红团队真的是深入湖北当地了解疫情,真的是在踏踏实实做公益。

所以,如果想要捐款的朋友,我强烈推荐捐给韩红慈善基金会,韩红慈善基金会透明指数全国第一。

相信我,你的每一笔钱老韩都会用在刀刃上。



06
文章写到这里,其实快要结束了。
这次疫情真是把照妖镜,什么牛鬼蛇神都原形毕露了。
有官方消息称,1月31号,白岩松连线我大湖北省委副书记,举国沸腾。
因为这意味着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寒冬,我们可能得到一些最新且准确的信息。

但是对不起,我又想多了。
白岩松直问书记,武汉到底缺不缺物资,马书记就是不正面回答,打太极。
并且以一己之力创造国民热词“紧平衡”!
网友感叹:



1月31号晚上九点三十五分,我满脸期望地打开了《新闻1+1》,想看看白岩松专访湖北省委副书记会聊到哪些问题。期间看着白岩松针针见血,书记以柔克刚,两个人仿佛在两个世界对话。听着书记滴水不漏的回答,我手里的瓜都掉在了地上,不禁感叹:马书记的申论一定考得很高吧。


这也是迄今为止信息量最低、白岩松问得最艰难的一期《新闻1+1》。

辛苦你了,白岩松老师。
也辛苦你了,尊敬的书记。
无独有偶。
武汉疫情,上演了一场湖北官场现形记!

1
月29日,中央指导组派出督查组,赶赴黄冈市进行督查核查。
结果真是黄冈密卷,一问三不知!


真是荒唐!
现在黄冈是除了武汉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人命关天,堂堂湖北省黄冈市卫健委主任一把手唐志红竟然连感染几个人都搞不清楚!!!
现在都这样,可见平时每天呆在办公室干什么!
下面是详细视频,可以看看。(视频没来得及填上,各自百度吧)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但在这一次次寒心之际,一个张文宏的医生上了热搜。
他有很多话糙理不糙的名言疯传网络:
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所以要把他们换下来,让他们也休息一下。

不管当时入党怎么想的,现在必须顶上去。”
国人沸腾,这才是民族的未来,国家的希望啊。
这张文宏是复旦博士,哈佛博士后,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
他贵为主任,却亲自到病房查房,每星期至少一到两次,这本不是他的职责,只为做好表率。
没有半点官腔只说白话, 但是依然是在为党和国家人民做事情,真是浑浊官场中的一道光。
下面是他的一分钟的视频,看完全身起鸡皮疙瘩。

(视频没来得及填上,各自百度吧)
在停笔后,我又看到两条新闻。

一条是垃圾湖北红10字会回应把口罩给莆田医院:

好大的口气啊,三问凭什么。

好,现在我回答你到底凭什么。
凭法律规定:

还凭什么医院要分三六九等,凭你是垃圾莆田系,凭你烂,凭你不是三甲,凭你傻X,够了吗,傻X。
另一条新闻是:

真是有人拿命干,有人拿命贪!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前方撑死,后方死撑!
如今中国疫情十万火急,我们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父母官啊?


为了打赢这场硬仗,我们国家我们人民我们医生,付出了多大代啊。
它真的改写很多很多人的人生啊,其实本不必的啊!
一位母亲去看望在一线抗争疫情的孩子,这是家里炖的汤。”下一秒泣不成声。求求你了,一定要保重啊。”一定! 

一位父亲紧紧拥抱前去支援但还很稚嫩女儿。


一位全副武装的医生,望着7岁的女儿,潸然泪下。
一道急诊室的房门,不过三米,成为爸爸与女儿最遥远的距离。
——那是生与死。

那是谁的女儿又是谁的父亲?

一位医生在与病魔奋战了一天一夜后。累得爆发了,捶胸顿足,痛苦不堪。这是有多累才发出嘶吼?

一位医生累晕在病房,抱着凳子沉沉睡去。

对不起,我实在实在太疲惫太疲惫了,请允许我靠在墙上睡一会吧。

这张合照后,各自奔赴前线,——多少生离死别?




我想问,如果我们湖北某些官员的政治觉悟有上海张文宏医生一半高,何至于此啊?


你是否想过,网络上那些急速爬升的数据,不是一个个简单数字。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是一个个破碎的家庭,是别人的天啊。
这场战役不是儿戏,我们不可以再输了!
但它又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所以恳请党中央把那些不负责的官员、机构全部查办了吧。
我们中国,耗不起了啊。
这一仗我们不可以输了!
拜托了!

对了,最后祝所有在这场疫情中不作为的庸官,拿百姓血汗钱的贪官,不说人话的领导,以及肮脏的红10字会相关人员,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永世!!!

(这里也还有一条视频)


乾元轩:文章我擅自转载了,微信公众号已经封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也是情绪化比较严重,有些消息也是来自网上,不一定真实,现在网上各种消息,真真假假,包括政府和相关机构的互怼罗生门。这些有时候已经不重要了。在政治利益、集团利益、个人利益面前,资源是双刃剑,普通老百姓,不过是个棋子而已,其他何须多想?自我防护,给大家留条活路。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 上一篇下一篇 »

  • 评论:(53 )

已有 53 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54 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5-19 19:02:12
    疫情之下,魑魅魍魉皆现人间。
    愿我们的发声拧成一股粗绳,惩恶护善,佑我华夏!
  • 53 蓝鸟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3-1 7:52:33
    好文章,我很想把文章保存下来,免得又被和谐了
  • 52 我心问天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27 18:51:20
    好文章,看过我还以为以上是发生在旧社会呢?想不到都是我们国家当权阶级干的事吗?胆子也太大了吧?庸 贪 这是暴露出来的事情,那平时没有暴露的呢?我现在终于明白那些有钱阶级的逃离了,以前我还以为只有明星跑了,那知道跑的明星是因为曝光率太高了,让公众知道,那不知道的学者,商人又跑了多少呢?那又为啥跑了?
  • 51 星星的眼睛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24 10:24:18
    读过你的文章,只想痛哭
  • 50 中国心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22 2:22:38
    心都凉凉的
  • 49 又见那妞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9 3:48:33
    说真话是需要勇气的,特别佩服你能说出来。而所有的这些信息在网络上也断断续续的看到,现代版的官场现形记。真心希望中央督查组能够介入调查
  • 48 专业装修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7 9:57:24
    在网络上看到很多有关武汉病毒传插,武汉高级官员所做出的反应,还有很多网上所提出的疑问,我都有点儿怀疑是不是武汉官员有没有投敌判国的嫌疑?要不怎么会出现那么多问题呢?
  • 47 人生如戏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5 21:29:49
    最好的文章,中国的良心,挺你,官场黑暗,时至今日,高福之流还高高在位。国人的愤怒,中国的损失都是普通老百姓接受
  • 46 广东佛山圣典家具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4 0:25:22
    必须为你点赞、敢说真话的人才是真的正的活着
  • 45 一个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3 23:50:56
    吃人
  • 44 一个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3 23:47:30
    先谢作者的细心整理,真的是越看越(无能)愤怒.真的想知道那些该被钉死恶鬼的名字,
  • 43 xy00529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2 13:17:40
    我依稀记得读过二战后一位名叫马丁的教牧师控诉纳粹暴行和自我忏悔的诗:“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如果武汉8名所谓“造谣者”得不到官方书面公开平反和道歉,如果想发国难之财的双黄连“夫妻肺骗”得不到公开的重罚,那才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最大的悲哀。
  • 42 大海落日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19:03:01
    为作者点赞! 国难当头
    敢说真实活就是英雄!
  • 41 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18:16:03
    中国湖北武汉的作为以为仅喊几句高举XXX口号的马屁话就想蒙混过关,全国人名答应吗?
  • 40 托尼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4:45:50
    我们对整个疫情的了解都是经过媒体,每一件事都有真实的一面,还有吃蝙蝠的人都道歉了,没必要再喷她们。希望这次疫情尽快过去,我们能正常生活!
  • 39 普通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2:57:15
    太感谢了 终于能了解到一些信息
  • 38 普通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2:54:34
    抱歉 回复一楼的
  • 37 普通中国人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10 2:51:02
    朋友 别睡了 醒醒
  • 36 驱毒灭妖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9 22:29:00
    最后的话也是我内心中最想说的
  • 35 980226 回复该留言
    Post:2020-2-9 20:08:53
    社会变了,下面官权们可以一手遮天。就算百姓怎样实话实说,对他们而言“拥有权力和利益不当一回事。”请中央巡查组督查严办!